目前日期文章:2017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For best fright (1)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姜大声的「死亡」是他自己亲手设计的。

文章標籤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从洁白的床帏中苏醒,脑中一阵钝痛彷佛是被枪托猛一敲后脑,随之而来的是无止境的晕眩,似乎有什么音乐在远处缭绕,手扶住额,权志龙从床上坐起来,眼中看见的并不是景物,而是零落闪烁的残像,混乱变换的断片在眼膜中重迭起来,那音乐则是在耳边愈来愈响,权志龙倒回床上,神情痛苦,此时他听见房间内出现了脚步声,转眼便抄起桌几上的瑞士刀,无声站起,缓住呼吸猛地往不该出现在房间内的人影扑去,瞬间那人便被权志龙压制在地上,脖子被架着刀背,此人却沙哑的笑出声,权志龙将刀轻轻转了个角度,那脖子上的皮肤即划开一道清晰的血痕。权志龙忍耐着头痛和晕眩,将嘴贴到身下人的耳边:“……你好大胆子。”

姜大声闷笑了起来,被压着胸口很不舒服,更何况被刀子架着,他的脖子上还在滴血,却对身后的人毫无畏惧,权志龙听到笑声,眼神更冷,将手中的刀子沿着姜大声的侧颈一直轻轻滑到耳垂,血珠争先恐后的从那条鲜红细线里冒出,伤痕接触到空气,让姜大声不禁小小的倒抽一口气,身体有些颤抖,权志龙似疲惫地闭着双眼,嘴唇贴在姜大声微微颤抖的耳郭上:“你敢对我下药?”手上的瑞士刀突然变了方向,权志龙一手迅速用力摀住姜大声的嘴,一手将刀子猛插进对方的手臂上,感受到对方身体的剧烈痉挛,一瞬间的惊叫声被手牢牢摀住,权志龙的意识愈来愈模糊,但握刀的力道丝毫没有减弱,他静静嗅着姜大声身上传出来的血味,血染红了权志龙身穿的白色居家服,权志龙的头无力地靠在姜大声的颈项间,整个世界如同跳掉的电视屏幕,在白色闪过后陷入漆黑。

文章標籤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