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順著傘尖滑下落,綴在傘緣,一顆飽滿渾圓的水珠,在傘底下的男人不知道站了多久,他的身體僵硬,卻不曾改變過站的直挺挺的姿勢,一手拿著雨傘,一手拿著裝在精緻包裝裡的小蛋糕,一個大男人拿著可愛的小蛋糕感覺有點突兀,但是男人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妥,他喜歡吃甜的,也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男人迷戀舌尖在甜味中融化那種軟膩的感覺,彷彿連身體都一起變得軟綿綿的。

雨漸漸停了,但是天空還是一片陰暗,鼻腔裡充斥的濕土的腥甜,一道車燈打過來,公車終於來了。上了公車,發現車上載滿了人,座位已經都坐滿了,男人眨了眨眼,默默的站到車上的角落,身邊乘客之間的距離有點近,都能感受到彼此身上濕黏的氣息,男人保護著手中的蛋糕,不讓它被不時擦撞到的其他人給碰爛,這條路很不平穩,整年都在修路,卻沒有一天平整過。一站過了一站,公車駛入山間小徑,男人依舊在公車上,不同的是現在他有位置可以坐了,他捧著蛋糕,肚子感覺有點餓,猶豫著要不要現在就把蛋糕解決了,突然一陣急促而刺耳的剎車聲,伴隨車身劇烈的搖晃震動,男人手上一滑,那盒排了很長隊伍才買到的小蛋糕,飛出去,砸爛……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