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高中日常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三天很快就過去,結束了難耐的課程,胡雲廷和林曜成了不錯的朋友,互相交換了手機號和信箱,然後跟其他學生們一樣,趕緊趁著這開學的最後兩個禮拜瘋玩,胡雲廷當然是回歸到他滑手機上網的那段日子,不過多了一項,就是偶爾跟林曜聊聊天。林曜是個標準陽光青年,總是發給胡雲廷一些出去玩或是運動的照片,胡雲廷算是對海陸所有運動都不太行的人種,所以不太喜歡看這類的東西,不過心想既然是林曜發來的,那就看看吧,最後看了看,胡雲廷心裡也出現了小小的羨慕。林曜偶爾會打手機給胡雲廷,對話內容也沒什麼,也就是聊聊近況,說說一些有趣的事,雖然是一些很瑣碎的小事,卻也讓胡雲廷很滿足,覺得自己變得充實了起來,好像沒有以前那麼孤單了。胡雲廷算是一介優質宅民,什麼東西有關宅的他都涉獵過,雖然他本身蠻謙虛的,但是在宅民的世界也算是小有名氣。有一次林耀突然發了一部影片給胡雲廷,是一段宅舞的影片,林曜也知道了胡雲廷是一名宅男,後面他說了:你可以練練,多運動也好哈。胡雲廷發出冷笑,林曜可真是太小看他了,他可是優質宅民,什麼宅沒學過?雖然他是根豆芽菜,但是跳起宅舞也算是肢體協調,還看得過去的,胡雲廷得意地把自己曾經拍過的宅舞影片傳給林曜,接著將臉貼在手機屏幕前,期盼著林曜的回覆。這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把胡雲廷嚇了一跳,是林曜打來的,他趕緊按下接聽見,只聽見手機上傳來震耳欲聾的無良笑聲,林曜笑的連話都說不清楚了。“你……哈哈哈……你那是什麼啊?逗死了…哈哈哈……” 胡雲廷氣得臉色發紅,大叫:“你祖宗的!你叫我跳我跳了你還不樂意啊?!” 林曜還是笑個不停,中途還差點噎到口水,他緩了幾口又開始笑:“哈哈哈哈、餵……你那是幾歲拍的啊?就跟小孩子跳健康操似的…哈哈哈哈!” 胡雲廷一氣直接掛了電話。誰說初中一年級就不能跳宅舞?誰說?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接下來三天都是暑期輔導,要上三科主科課,課程滿滿看的學生心肝痛,胡雲廷對於自己的國文頗有自信,但是數理他就顯得比較苦手,你或許會感到奇怪,通常不都是女生擅長文科,而數理才是男生比較拿手的嗎?或許這就是胡雲廷與其他人不同的地方了,他真的很不像男生,而他本人沒有在意、也沒有意識到這個細微的問題。剛開始上課,大家的氣氛都很僵硬,畢竟都對彼此不熟悉,在陌生的環境裡都顯得很沉默乖巧,教室裡就只剩下老師用粉筆寫黑板的聲音,還有學生在底下做筆記的抄寫聲。因為班導是數學老師,所以第一節理所當然是數學課,胡雲廷戴起了眼鏡,度數不深,看遠用的,數學老師說的很簡單,胡雲廷大概都能聽得懂,但是還是有幾題因為抄算式漏聽了,他轉過去想問問林曜,卻發現他著也拉長脖子在看自己,一瞬間電光石火,兩人的鼻子發生了短暫的碰撞,他們頓時都愣住,接著林曜率先吃吃笑了起來,胡雲廷感到腦袋發熱,有點尷尬,但是也沒說什麼,只是轉過頭去,輕輕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你,是雲廷同學嗎?” 胡雲廷從楞神中清醒,發現坐在另一邊的女生正在跟他搭話,胡雲廷愣愣的點了頭:“你是……周暖暖同學。” 周暖暖對他笑了笑,胡雲廷也露齒有些靦腆的微笑,胡雲廷當然不認識這位周暖暖,是剛剛看到她學號才知道她叫周暖暖的,這是頭一次有女生主動找自己說話,胡雲廷感覺有些心跳加快,偷偷打量一下,周暖暖算是個長得還不錯的女孩子,皮膚白白的、眼睛大大的,笑起來有兩個酒窩,感覺很親切,周暖暖的眼神在胡雲廷身上飄了飄,接著說:“你跟林曜很熟嗎?” 

“……誒?”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按照慣例,高中新生入學總會有一道關卡,名為健康檢查。這算是怕羞女生一大災難,為什麼?有誰想在大庭廣眾之下量體重的嗎?看著班上不斷抱怨的女同學們,胡雲廷倒覺得這沒什麼,因為他頂著一副豆芽菜的身板,體重根本不需要隱瞞,讓胡雲廷比較害怕的是:抽血。曾經有過住院的經驗,那抽血是抽四肢的血,簡直痛死他了!胡雲廷還記得自己在診床上扭動掙扎與護士們肉搏的情況,抽完之後還瘀青了,從此胡雲廷對抽血沒轍。時間到了,大家排隊到活動中心進行闖關似的檢驗,有驗尿、視力、口腔、身高體重……胡雲廷領了驗尿用的塑膠杯,準備去廁所,突然聽到背後有人叫他,原來是林曜。“我們一起去吧。” 對於帥哥的邀請胡雲廷當然沒有拒絕,一大群男生擠在廁所前,打鬧嘻笑著,還在議論著誰比較大誰的很歪之類的話題,反觀在男廁不遠處的女廁,只見一群羞答答的女孩們遮遮掩掩的,好像手上拿著驗尿杯子是一件見不得人的事,胡雲廷覺得好笑,忍不住觀察她們,卻發現有一名戴著眼鏡的女生也在看著自己,胡雲廷有些好奇地看著她,突然肩膀被人一拉,從口中噴灑出的濕熱氣息瀰漫在他的耳邊,聽見林曜戲謔地說:“看不出……你還挺色的嘛,對人家姑娘有意思?嗯?” 胡雲廷忍不住抖了抖,有些惱羞成怒的說:“你才有意思了呢!” 林曜咧嘴大笑,一副兒子成材的口氣:“放心去吧,心許姑娘也有那個意思。” 

“你別胡說!” 胡雲廷急了,連手中的塑膠杯都被捏緊,臉上一片紅潤,林曜微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說道:“不說不說,輪到我們去放水了。”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胡雲廷其實是個有點死板的人,他 ​​自己也知道,但是從小家庭長大的環境造就了他改不了的個性,父母分居,家庭經濟不好,嚴厲的奶奶總是對他灌輸著不讀書沒飯吃或是家裡的未來就全靠他考大學了之類的,所以胡雲廷在初中的時候因為課業壓力而過的不好,曾經因為壓力而住院。胡雲廷不太擅長交朋友,要是交到朋友,就會對他們很認真、很珍惜,在別人眼中他的友情雖然真摯但有點過於沉重。

 班導是一位男老師,教數學的,說話方式是老師們固有的平直無趣,雖然看起來是中年的樣子,但是卻有一頭灰白相間的短髮,這就是所謂身心未老頭先白嗎?胡雲廷想著。中午吃便當,因為按照座號坐的,而女生的座號都是前面的,所以領便當也是她們先領,女生動作總是特別慢,等到男生們要拿的時候,肚子已經是驚滔駭浪的狀況了,胡雲廷正準備去拿便當,卻看到像是猛虎撲羊一窩蜂衝過去搶便當的男生們,突然倍感無奈,捧著肚子試著擠進去,但是卻被彈了出來,胡雲廷扁了扁嘴,只好委曲的默默等待,這時突然眼前遞過來一盒熱騰 ​​騰的便當,胡雲廷張大雙眼,驚訝的看去,發現林曜笑咪咪的將便當交到他手裡:“我們去吃吧。”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原創耽美,慎入。

其實是很久以前在某某網頁寫的文,今天被我翻出來,想說這裡也存一下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