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的分身(白描)發過了,其實在這裡發了很多次,又刪了很多次(搞神馬#

最後一次發上來了。

 

 

 

一如往常,身為S4室長的宗像禮司,每天都有著大量的工作,審核公文、勘查社會危安和管理S4,擺在桌上的高級電腦是十分重要的角色,要是失去了這個電子助手,許多事情將無法完美達成,因此宗像對電腦的保養十分重視,哪裡都不能有任何一絲的瑕疵,電腦病毒也是絕對不可能存在於用層層高級防火牆擋著的電腦內部。

修長白皙的手指正飛快地敲擊著鍵盤,忽然,電腦發出一聲清脆的提醒鈴,打斷了正埋首於工作之中的宗像,是一封電子郵件,他原本是不怎麼想過目,但是看到寄信者的那一刻,他有些驚訝的愣住了。

是HOMRA寄來的。

 雖然內心閃過無數個疑慮,但宗像還是將那封郵件打開了,他很想知道吠武羅的參謀究竟寄來什麼信,郵件浮出銀幕,當他按下“開啟”的那一刻,電腦突然全黑了。

 接著在宗像還來不及發怒的時候,從電腦銀幕裡緩緩浮出一個小小的人型,鮮紅的髮絲不規則的亂翹,嘴角叼著一貫牌子的香菸,短短小小的身軀很是豪邁的背對著宗像側躺著,胸口處小小的起伏著,似乎是在睡覺,宗像架在鼻梁上的眼鏡向下滑了幾分,他擰起眉心,嘗試著去理解浮出的小人是怎麼回事,但還沒理出頭緒,赤髮小人打了一個呵欠,接著將迷你的身子轉了過來,琥珀色的眼眸對上視線,宗像預想中最糟糕的事情發生了。

 “......喲,宗像。”

 “......”

 宗像沉痛的閉上了雙眼,他盡量讓自己看起來不會那麼失態,平穩了一下情緒,當他重新張開雙眼時,迷你版的赤之王輕鬆地從電子版面中跳了出來,有些無趣的望著宗像。

 “這裡沒有菸嗎?”

 “......我不認為現實裡有什麼菸可以讓閣下抽。”

 “呿。”

 赤之王皺起眉,眼神裡充滿了鄙視,宗像內心驚滔駭浪,沉默了許久,宗像終於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如往常一樣平靜:“所以,閣下到底是什麼?......”

 似乎覺得這個問題很蠢,迷你赤之王沉沉的盯著他回答:“周防尊。”

 宗像也覺得很蠢:“這個我當然知道。”

 “哼。”

 周防從鼻腔裡哼了一聲,將雙手插進黑色外套的口袋裡,雙腳一躍,跳回了視窗裡,並隨手將剛剛抽完的香菸往宗像銀幕外一扔,恰恰落在宗像面前,這舉動又讓S4室長內心掀起巨滔,但是他露出微笑,黑的可以掐出墨的那種笑容,宗像用手指輕輕點起香菸,接著朝周防一彈指,正中紅心,小小的周防被香菸打的蹌踉了一下,接著,有電光在他周身閃爍,周防的臉上浮出了一塊一塊的電子紋路,連紅髮也變得更加猖狂,垂在額前的兩鬢髮絲也飄揚了起來:“......宗像!”

 “哼。”

 宗像絲毫不畏懼發怒的赤之王,反而十分愉悅地欣賞著周防炸毛的樣子,剛剛滿足了報復心讓宗像很是愉快,周防跳出電腦銀幕,周身覆蓋了一團細小的電子方塊,接著點燃成熊熊烈火,他一步一步地逼近宗像,宗像那副氣定神閒的模樣讓周防更加不滿,恨不得踹上一腳,就當快要走到宗像面前時,周防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再向前任何一步,頓了幾秒,他回頭看了一眼電腦,他已經離它有了一段距離,接著煩躁的心情如周防周身的火焰一樣燃燒的旺盛。

 “哦呀,怎麼了閣下?”

 宗像揶揄著,鏡片反射著光線使周防無法看見他的眼神,但他相信那一定是非常討打的眼神,突然,周防好像想到了什麼,他輕靈一躍,小小身軀飛越,周防悠閒的走進了電腦視窗裡,踱到宗像剛剛在處理的工作文件旁,邪笑著,宗像立刻意識不妙,手伸出去時已經來不及了,周防一拂袖,一大片火光夾雜著細小的電子方塊將文件檔燃燒殆盡。

 “......”

 “......”

 沉默了許久,周防挑了挑眉,十分滿意地笑了出來,看到宗像臉黑的像木炭,周防頓時心花怒放,被大大的滿足了。

 突然,宗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按下某個按鈕,周防小小的身子頓時被拉走,拉進電腦桌面上不知何時出現的小小房間裡,當迷你赤之王被扔到房間沙發上時,他還一臉茫然,接著才發現發生什麼事了。

 

 『您的電腦即將關機......』

 

關機鈴聲響起。

 

這是宗像認為今天聽過最好聽的聲音。

 

 

#

 

“室長,有文件需要您過目,還有上次的企劃案詳細說明書我已經傳給您了。”
宗像露出完美閃耀的微笑:“謝謝你,日高君。”
日高曉露出一個有點複雜的笑容,夾雜著不安和敬畏,宗像自然沒有忽略他的神情。幾乎除了淡島和伏見外的每個部下臉上都出現過類似的神情,而且通常是不安的表情居多,宗像默默地將電腦啟動,
但當電子版面亮起來時,最先映入眼簾的不是以幽靜竹林為背景的總桌面,而是面帶倦容、一副缺乏睡眠的小小赤之王,意識到宗像開機了,周防對他露出一貫桀敖不馴的笑容,但是電腦馬上被毫不留情地用力闔上。
“室長?”
“......辛苦了,日高君。你可以先回去了。”
“是。”
雖然有些遲疑,但是日高領情地馬上走人,貌似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等日高離開後,宗像臉上的笑容消失無蹤,他沉默地望著電腦許久,終於認命的再次將它打開,畢竟工作還是要做的,
即是會見到周防那張令人惱怒的臉,一打開,周防小小的身子馬上就撲了出來,似乎是剛剛想爬出電腦,被放大不少的腦袋重重的敲在宗像的桌面上,雖然周防並不會痛,但是那樣子也夠滑稽的了,
宗像起了幾分笑意,剛才煩悶的心情消散,他嘲諷著:“哦呀,閣下怎麼了?”
“......吵死了。”周防有些狼狽地爬了起來,都怪現在身體變成這樣子,短短小小的軀幹怎麼能指望他在撲出去的時候能及時煞住腳步,何況頭感覺也變重了,使得周防行動起來十分不適應,
當他重新站好時,突然有一個沉物抵住他的腦袋。
“......你在幹什麼?”
“閣下摸起來的觸感十分真實呢。”
宗像有些訝異地說,接著他並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像是在摸倉鼠腦袋一樣,宗像用手指在周防頭上搓了搓,這舉動無疑惹惱了周防,由電子構成的火焰立刻從他身上竄出,雖然不是真的火焰,
倒也灼人,像是被電到一般,宗像收回了手指,周防從鼻腔裡哼了一聲,接著回到了電腦裡,從口袋中掏出了一根菸點燃。宗像盯著他看了許久,蹙著眉頭貌似在思考著什麼事,最後他終於開口:“周防,
真是你嗎?”
“啊?”
“我說,閣下不會真的變成一隻桌寵了吧?”
周防先是思索了下桌寵這個詞,隨後不屑地哼了聲:”是又怎麼樣?”
宗像微微驚訝地張大雙眼:“這......”
周防有些煩躁地瞪了他一眼,接著也懶得多做什麼解釋,叼著菸走回桌面上自己的小屋,悶悶的倒頭就睡,宗像又開始陷入沉思。
忽然想到什麼,宗像從一大堆工作郵件中找出HOMRA寄來的那封,點開郵件,浮出了端正的字跡:
依佐那社 你到底對我們家王做了什麼?都怪你,尊已經快把第三台電腦搞爆了,請你盡快想出讓他恢復的方法,在你想到辦法前,我家王就先你在這裡監工,要是讓尊變不回來,我們吠武羅絕對不輕饒。
就算你有黑狗也一樣。 草薙出雲
從文字中就可以感受到吠武羅第二把交椅的憤怒情緒,而且似乎還充滿怨念,宗像理解的點了點頭,所以現在的情況是......
寄錯信了。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報應嗎?宗像無力地嘆了一口氣,眉心又擰了起來,這時,迷你周防從小房間裡走出,睜著一雙琥珀色半闔的眼睛盯著他,沉默不語,宗像不明白他的意圖:“怎麼了閣下?”
“肚子餓了。”
周防老實地說,他的小肚子也誠實地發出小小的『咕嚕咕嚕』聲,宗像無言地看了他一眼,接著脫力的嘆了一口氣:“......什麼東西才能讓閣下吃呢?”
“只要把食物擺在前面就好了。”
“......祭祀嗎......”
“什麼?”
“不,什麼都沒有。”
“哼。”
雖然周防的態度令人髮指,但是宗像還是請淡島準備了一些食物送來,當然周防尊被宗像乖乖地關在房間裡,沒讓淡島看見,等她離開後,宗像扶了一下眼鏡,問:“現在呢?閣下。”
周防走到食物面前,因為身體縮小的關係,讓區區一個茶杯都快要跟他齊高了,他哼了一聲,接著一拂袖,許多細小的電子團覆蓋住食物,接著起火燃燒,但是並沒有被燒掉,而是變成了迷你版的飯菜出現在電腦裡,
宗像頗感興趣的看著他,而周防慢條斯理地吃了起來,絲毫不介意有人在旁觀摩他吃飯,突然,他夾起了一團薑絲,皺著眉看著宗像。
“不喜歡。”
“哦呀,挑食可是對身體十分不好的,赤之王。”
“你很吵啊,宗像。”周防夾著薑絲,走到宗像電腦裡的資源回收桶旁,將薑絲丟進去。
“......”
“......”
忽然,宗像的電腦發出警鈴:『警告,有不明來源之物體在電腦之中。警告,有不明來源之物體在電腦之中。』
周防呿了一聲:“搞什麼啊,連個垃圾都不能丟嗎?”
“......”
架在鼻梁上的鏡片閃爍,宗像一指伸到周防旁邊,一彈,小小的周防飛進房間裡。

 

 

事後,宗像電腦裡的文件都被周防燒掉了。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chid Hall 的頭像
Orchid Hall

停留之處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