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松X空松)

小夥伴們我寫的很黃暴粗糙,枸咩哪賽,雷者迴避 

續:夜晚

 

 

 

一松試了幾次都沒辦法順利的進入空松的身體,那裏太緊了,他將手指沾了些自己的唾液,接著抹在那處,扶著陰莖急不可耐的強硬進入,但是空松卻不再掙扎了,將沒有被折的右手臂抬起來擋住雙眼,緊抿著嘴唇,想要表現得毫不在意,當一松進來的時候,空松全身僵硬,穴口夾著堅硬的陰莖很辛苦,他不停地喘氣著,並在幾乎要叫出來的時候緊緊咬住手肘,完全是克制不住聲帶,有東西在體內的感覺十分清晰,根本沒辦法忽視,加上穴口突然被塞進這麼大的東西,一時之間還無法適應,正一抽一抽的調適著,這種感覺比剛插進來的時候更加難受,稍微動一下就會忍不住收緊那裏,但是卻又容納著巨物,穴口的肌肉很快就感覺又酸又痛,想不放鬆都不行,空松努力的適應著一松的東西,不能用力,一用力就會影響到下面,如果給他時間,他應該可以慢慢調適以至於不會那麼痛,但是一松並沒有要等他的意思,下體在緊緻的肉穴裡十分的舒服,這麼緊、這麼熱,還不斷著收緊著,像是在吞咬著他這根一樣,很爽。一松拉起空松的大腿,空松忍不住叫出聲,穴口又痛又脹,腿部的動作加劇了感官,猛烈刺激到了空松,但是接下來的動作將會遠遠超過空松的忍受力,因為肛口還很緊,所以一松還沒辦法抽插自如,只能先在空松溫熱的體內小幅度的抽動,被緊緊夾著的感覺太爽了,又痛又舒服,一松忍不住發出喘息,而空松則是感受到無比的難受,從穴口到尾椎都不斷傳來劇烈的刺激感,他整個人都快受不了這種酸軟脹痛的感覺,眼淚不斷地掉下來,喉嚨已經無法正常的發出聲音,哽咽到不行,只有在大叫出來的時候才不會覺得窒息,但是空松還沒辦法接受自己發出那種淫蕩的聲音,只能繼續難受著。

一松並沒有顧慮到空松的狀況,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慾望裡,覺得穴口開始軟了,馬上毫不留情地進攻,雙手扣住空松的腰際開始猛烈抽插,空松被嚇得忍不住大叫,他無助地大喊著:「……啊!不……不要!……我不行──」

劇烈的刺激讓空松完全崩潰,不斷遭到衝撞的穴口已無力反應放鬆,只能不斷著收縮著,造成強大的痛覺和難言的快感,空松哭了,聲音根本沒辦法控制住,只能隨著一松抽插的節奏斷斷續續的呻吟哭泣,連話都講不出來,喉嚨梗的像是要鎖住一樣,一松插得很用力、很猛烈,幾乎每一下都讓空松想大叫,他們是面對著面做的,一松完全可以看到空松悽慘的模樣,空松哭得泣不成聲,喘不過氣來,但是一松卻做得更加猛烈了,小腹緊貼在對方的跨部,臀部猛烈抽動,囊袋隨著衝刺不停地拍打著空松的臀部,發出「啪啪啪」的聲音,一松那裏的毛髮也不斷摩擦著空松的陰莖,雖然空松的那裏從被扒下褲子之後就一直是萎靡狀態,剛插進去的時候更加縮小,完全是不舉,但是現在卻因為肛穴的各種刺激,而開始稍微硬了,雖然一松還沒有插到空松的前列腺,但是光是進來就已經夠刺激的了。

「空松哥哥……你知道嗎,我找你找了六年。」一松一邊抽插著一邊說,他喘了喘,露出陰冷笑容:「你居然敢跑。」

伸出一隻手捏住空松的下顎,強迫他抬起頭來,一松惡狠狠地瞪著他,像是要把它吃下去,嘴角勾起的弧度十分冰冷:「是不是在這裡幹死你,你就不會跑了?」

「……啊!」惡劣的猛撞,空松已經有點神智不清,只覺得下半身快失去知覺,全身都很沉重,一松俯下身,用牙齒咬了空松的鼻尖一下,跨部持續撞擊著,但是並沒有像一開始一樣這麼粗暴,慢慢變得緩慢,空松啜泣的聲音也慢慢弱了下去,他瀕臨在失去意識的界線,臉頰上全是淚水和淚痕,乾乾的淚痕感覺有點癢,但是一切都開始模糊了,一松停下動作埋在空松的身體裡,他慢慢地將空松抱緊,像是在擁抱一個易碎的寶貝一般,他將舌頭探進空松的嘴裡,溫柔的吻著他,稍微吻了下嘴唇,再開始親吻其他地方,從下顎到鼻尖,臉頰上也不放過,一松伸出舌頭,像是貓科動物一樣舔著空松的臉,舔去他臉上了淚水,蔓延在舌尖的滋味是苦澀的鹹味,一松凝視著空松,又再度吻住他的唇,吸吮著、輕咬著、舔弄著,此時的空松已經失去了意識,一松溫柔的親吻著他,從臉部到全身。

「空松哥哥,不准你再離開我了。」 

 

 

 

 感覺有點交代得不清不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chid Hall 的頭像
Orchid Hall

停留之處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