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雷:1.OOC有點嚴重,尤其是SPW     2.我錯字很多,我會努力改的】

 

 

  「真是的,身上一股有錢人家的味道……」帶疤少年重新帶起了帽子,他比喬納森要高出一顆頭,鐵灰色的頭髮及肩,雖然身上散發著一股痞氣,但喬納森覺得他應該是個好人,出於感謝和禮貌,喬納森向帶疤少年道謝:「非常感謝你解救了我。」

「沒什麼沒什麼,」帶疤少年揮揮手:「只是我愛管閒事而已。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初次見面,我叫喬納森‧喬斯達。你可以叫我JOJO 。」

「啊…我就說是有錢人,你不就是那個貴族吸血鬼的孩子嗎?居然被我遇到了。」帶疤少年笑了笑,感覺有點不懷好意。

「那請問閣下貴姓?」喬納森非常有禮的問,帶疤少年一邊在雄鹿屍體旁蹲下來,一邊漫不經心地回答:「我叫史比特‧瓦根,反正知道名字你也不認識我吧。 」

史比特從懷中掏出一把小刀,刀刃在月光下格外閃亮,他熟捻的肢解鹿的屍體,剝皮、取出臟器和腸子,並將肉塊一大塊一大塊的切下來,放進腰間的皮帶裡,喬納森好奇的看著他的動作,他蹲到史比特旁邊看,後者瞄了他一眼,便繼續手上的工作,史比特的用刀俐落,沒多久鹿肉就被割得乾淨,接著史比特瓦收拾小刀和袋子,站起身,對喬納森說:「現在快走吧,沒多久就會有熊過來吃這些剩下的內臟腸子,如果想被熊當成宵夜的話,你可以留在這裡,小少爺。」

喬納森看著他慢慢的點點頭,接著突然驚叫一聲,把史比特嚇了一跳。

「迪奧!他不知道怎麼樣了。」

「誰啊?」

喬納森開始著急了,他緊張的說:「他是我的義兄弟,跟我一起被鹿追趕,然後我把他推到池塘去,然後……」

「所以說他現在有危險?」

「這個……我不確定。」喬納森低下頭,他想起剛剛迪奧軟弱的表情,突然變得格外擔心迪奧,他想之前迪奧對自己做的那些事,可能真的是因為要抒發內心的不安吧,所以才將自己偽裝起來,藉由傷害別人而讓自己不受傷害。

 

「我想去找他。」

史比特看了喬納森一會,便拉起他的手臂:「那快點吧,熊都要走到這裡了。」

喬納森感激地笑出來,嗯了一聲回答他。

 

 

 

 

  「愚笨的傢伙,居然讓本迪奧弄得這麼狼狽。」

迪奧從泥濘中慢慢站起,走向乾燥的地方,隨手將襯衫上衣脫了,丟在一邊,他的背後幾乎都濕透了也髒透了,衣料黏在皮膚上的感覺十分不適,迪奧脫下鞋子和襪子,赤著腳,很快地走出森林。不管喬納森是被鹿弄死或是摔到山谷裡都好,迪奧一開始就沒打算和那個笨蛋一起出森林,就當作是意外好了,如果喬納森真的死了的話。

不過事情並沒有照著迪奧的希望,當他剛走離池塘不久後,就看見了那個煩人的身影,但迪奧的心情突然變得很微妙,當他看見喬納森那張擔憂的表情時。

「迪奧!幸好你沒事!」

喬納森飛快地跑到迪奧面前,上上下下的看看他,檢查有什麼受傷的地方,迪奧向前走了一步,然後突然抱緊了喬納森,喬納森感到十分詫異,平時看起來都很討厭自己的迪奧,居然抱了自己第二次,喬納森動作有些遲疑,但還是回抱了迪奧,在短暫的片刻,他聞到迪奧身上的味道,感受到他的體溫,貼在臉頰旁迪奧的金髮,突然讓喬納森的胸口感到燥熱了起來,很漂亮的金髮,和自己的黑髮是不一樣的。很快的,迪奧結束了這個擁抱,他的語氣充滿感激:「喬納森,謝謝你。」看見喬納森滿臉受寵若驚的表情,迪奧滿意地笑了。

「我們回去吧,喬納森。」

「咳!喬納森!」史比特壓著帽沿,裝樣子的咳了幾聲,引起兩人的注意,喬納森啊了一聲,立刻向迪奧介紹道:「這位是史比特‧瓦根,是他在關鍵的時候殺了那頭鹿的。」

「是啊、是啊,鹿是我殺的,如果不殺掉的話,怕是會出問題。」史比特慢慢地走到迪奧面前,斜著雙眼看他,後者紋風不動的站著,但目光卻十分尖銳,絲毫不把史比特放在眼裡,就像是在看一隻動物。

迪奧露出微笑,將手伸了出去:「謝謝你救了我們,史比特‧瓦根先生。」

「……沒什麼,是我愛管閒事罷了。」史比特假裝沒看到,沒和迪奧握手,他反而很快地轉身攬住喬納森的肩膀:「我只是聞到一股壞胚子的味道。」

「史比特?」

喬納森一臉茫然,而史比特也不再多說,他逕自走向森林深處,對他們擺擺手:「喬納森家的小吸血鬼,有困難的話都可以來這個森林裡找我,我是食屍鬼史比特‧瓦根。」

「謝謝你!史比特!」

喬納森和史比特道別,轉頭過去時卻發現迪奧已經走遠了,他飛快的跑向前,跟在迪奧的身邊。看著迪奧的金髮,喬納森不自覺地微笑了。

 

 

  自從那次的意外之後,喬納森覺得自己和迪奧建立起良好的接觸,之前發生過的事情就讓他過去了,喬納森這麼說服自己,並且珍惜著與迪奧交流的機會,他也發現自己愈來愈喜歡看著迪奧的那頭金髮,常常會盯到出神。讓喬納森感到幸運的是,迪奧居然也跟他互動頻繁的起來,之前都不怎麼說話,但是現在卻能再見到彼此的時候打一聲招呼,對此,喬斯達公爵也感到相當欣慰,雖然迪奧總是忽冷忽熱,有時候愛理不理的樣子, ㄉ 喬納森還是感到很開心,覺得生活的一切都變得有意義了起來。

又一次,喬納森約了迪奧出來玩,喬納森和迪奧約定在附近的一個小湖邊碰面,喬納森很早就在湖岸邊等了,他準備好了釣魚的工具,十分簡單,有兩支釣魚竿、兩個小木桶、一盒放釣餌用的金屬盒,還順便帶了丹尼一起,前幾次跟迪奧出去玩的時候,可憐的丹尼因為被檢查出腸胃問題,所以被留在倫敦獸醫生的診所,整整待了一個月,喬納森很想念丹尼,當丹尼終於回到喬斯達家時,他激動得都哭了出來。今天喬納森穿著難得的短褲,因為要去釣魚的關係,他用各種理由說服了女僕長,終於讓他換上很久都沒有穿的男裝,當然這件事沒讓喬斯達公爵知道,喬納森心裡有點竊喜,果然還是穿上男生的衣服玩起來才過癮。喬納森乾巴巴的在湖邊等著迪奧,等了很久,他都沒有出現,連丹尼都覺得有點無聊了,喬納森坐在湖邊的草坪上,而丹尼躺在他身邊小睡,他看著月光 靜靜的照映在湖面上,偶而幾朵漣漪擾動湖面,讓湖面上的月亮優雅的晃動了起來,四周圍都是昆蟲和青蛙的鳴叫聲,也參雜了貓頭鷹的低鳴,如此的靜謐、如此的安寧,喬納森仰頭看向夜空,那些迷人耀眼的星星們倒映在他的眼中,喬納森腦中想起關於“輪盤”的事。聽說人類的“輪盤”是看得見的,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類都看得見,是極少數的人,他 們一生下來,就清楚自己的使命,並且忠實的奉行,就如同虔誠的信徒一般,相信自己的命運,活在自己的命運中;而大多數的人類,都是在生命的磨難之中,慢慢看見自己的“輪盤”的,經歷過各種挫折、失敗或是成功、希望,他們的“輪盤”會在心中慢慢出現。老實說喬納森很羨慕人類,雖然是與自己是截然不同的物種,他們生活在陽光底下,而自己只能在黑夜裡出來活動,人類也有機會看見自己的“輪盤”,身為吸血鬼,雖然不願相信,但是是無法看見“輪盤”的。每當想到這裡,喬納森就會感到悲傷,並且出現了一種很荒謬的想法──難道吸血鬼就不能變成人類嗎?

「喬納森。」

迪奧的臉突然出現在視線中,嚇了喬納森一跳:「迪奧!你來了。」

迪奧眼神有點不耐煩,雖然平常就是那個樣子,但是喬納森看見之後便不敢問他為什麼遲到的事了,他微微笑:「我準備了釣具,我們來釣魚吧。」

迪奧沒有出聲,只用點頭回應,並拿起了釣竿,走近湖畔,熟練地掛上釣餌、甩竿,很快的進入釣魚的狀態,喬納森在距離迪奧一小段距離的地方坐下,也開始釣魚,偶爾偷瞄一下迪奧,迪奧的金髮在月光下發出柔和的光芒,讓喬納森十分入迷,一開始只是偷瞄,後來就直接盯著人家的頭髮看了,連釣餌被吃了都沒有注意到。

「喬納森,你到底在幹嘛?」迪奧已經釣上來三條魚,轉過頭去發現喬納森那個傻瓜居然一直看著自己,心下覺得莫名其妙。

「……啊?」喬納森發現自己的失態,忍不住臉蛋發紅,耳根子都熱了起來:「沒什麼…… 」

迪奧看著急忙轉過頭去的喬納森,心中若有所思,開始注意到他的舉動。

 

  星盤轉動,銀河漫流,一個夜晚即將到了尾聲,而喬納森和迪奧的收穫都不少,喬納森覺得有些累了,稍微收拾一下器具,便躺倒在岸邊的草坪上,已經醒過來的丹尼一邊跑一邊跳的衝過來舔他的臉。

「JOJO ,」迪奧走到喬納森的身邊,看見喬納森因為被叫綽號的關係,感覺有點興奮的樣子,他突然覺得還不錯,迪奧露出一張誠懇的臉,用慎重的語氣說道:「我能不能請教你一些事?」

「當然可以!」喬納森毫不猶豫的答應了,顯然被叫JOJO 讓他很高興,他站了起來,面對著迪奧,看見迪奧似乎有些猶豫,他補充的說:「什麼問題都可以的,如果我能幫得上你。」

迪奧雙眼轉了一下,接著抬頭直視著喬納森:「JOJO 你知道的……我是後天的吸血鬼,對於吸血鬼自身的事情,也不是很了解。JOJO ,我就直說了,我想知道吸血鬼怕不怕水。」

「怕不怕水……是指會不會游泳這件事嗎?」

「是的。」

出乎意料,喬納森也沒想過這個問題,而且他也沒有遊過泳,他也開始懷疑吸血鬼到底會不會游泳,他覺得迪奧的問題很困難,所以斟酌的回答了:「實際上……我也不清楚,但是也許我可以回去問父親這件事。」

「哪需要問父親呢,我們來遊遊看不就知道了?」

迪奧突然拉過喬斯達的手,並一步一步牽著他往湖邊走去,喬納森一時間想不到拒絕的話,想想也覺得好像行得通,便被迪奧領到湖邊去了。迪奧脫下上衣和鞋襪,又活動了一下手腳,喬納森看見迪奧已經躍躍欲試了,雖然有些猶豫但還是脫下了衣服。

「那我們先試試走進湖裡吧,JOJO 。」

「好。」

喬納森正要往前走時,發現迪奧將他的手牽住了,他真的非常受寵若驚,連心跳都加快了,或許是因為平時不怎麼親近的關係,現在突然變得親密了起來反而十分讓人不好意思,他忍不住看了迪奧一眼,充滿驚喜和難以置信的,而此時迪奧正好也看了過來,突然『噗』了一聲,迪奧笑了。

 

 

 

劇情狗血走向。

請不要對我這枚垃圾抱有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chid Hall 的頭像
Orchid Hall

停留之處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