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李勝利調整好自己的思緒時,這個叫姜大聲的傢伙已經自動的在自己身邊坐下,也不說話,就這樣傻傻地偷看著自己,他頓時有點反應不過來這個人的意圖,兩人都沉默著,氣氛有些尷尬,李勝利突然失去了探究的興趣,就把姜大聲當成自動湊過來的小貓小狗,不想多加理會,姜大聲也沒有了其他的動作,只是靜靜地待在李勝利的身邊,像是在發呆一樣的盯著自己的腳趾,在這個純白空間非常的寬敞,也提供了類似旅館的各種設施,應有盡有,固僵化的舒適,但是只有一間衛生間,僅供解手需求,略為青色的燈光照射著,每個人的臉都看起來帶著一分冷漠和僵硬,空氣中壓抑著各種情緒,緊張、不安、焦慮,全部都被鎖在眼裡,每雙眼就像是鑰匙孔般,從裡面只看見未知和陌生,這個空間裡沒有通訊設備,唯一嵌置在牆上的巨大螢幕也無法開啟,黑得發亮的塑膠版面照映著每個人的身影,有些人或坐在椅子上、或站立著不動,也有一些人在移動著自己的身體,無意義的動作只為了打發時間、找點樂子,李勝利閉目養神,靜靜地等待著接下來的變化,這場無趣的遊戲是為了要避人耳目,在繼承位置之前,他的人頭賞金將會飆高上千倍,安排來到實驗室,也是進行最後的監視。突然感覺到肩膀一個熱呼呼的重量,李勝利皺著眉轉過頭看去,姜大聲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了,像死豬一樣靠在自己肩上,李勝利動了動肩膀,用肩頭去戳姜大聲的臉,但是對方並沒有醒,只是皺了皺臉,李勝利不耐煩的將身體挪開,讓姜大聲半邊身體失去依靠的倒到地上去,姜大聲跌到地上後軟軟的抬了一下頭,瞇著小眼稍微看了看,接著又倒著繼續睡了,彷彿極度缺乏睡眠,李勝利定定地看了他一會兒,感覺莫名其妙,正當他想離開姜大聲的旁邊走去別的位置的時候,一個腳步聲朝他走來,李勝利抬眼一看,便愣住了,那是一張毫無瑕疵的臉,精緻的眉眼帶著幾分冷媚,白皙的面孔像是透著光似的,感覺每一吋肌膚都是精密的傑作,一個非常美麗的男人。李勝利沒辦法別開雙眼,男人正朝自己走來,心臟開始劇烈的跳動著,每一口呼吸都變得緊湊,當那張完美的臉孔離自己愈來愈近,李勝利不自覺得瞪大了雙眼,想要看得更加仔細,他的目光隨著那個男人的動作移動,只見男人走到自己的身邊,蹲下來,伸手去捏一旁熟睡著的姜大聲的耳朵。

大聲啊,別睡在這裡。”

捏著姜大聲的耳垂,男人語氣中流露著寵溺,後者回應他微弱像小貓一樣的聲音,帶著幾分不情願,李勝利聽了心裡突然覺得有種奇怪的感覺,姜大聲睜開了那雙小眼,他看起來更像貓了,男人拍拍他的手臂,伸手到處揉捏他、騷擾他,姜大聲翻了身體,皺了皺臉:“……志龍哥?”

去沙發那邊睡吧。”男人露出了淡淡的微笑,臉頰上的笑紋就如同妝點上花朵一般,在李勝利的眼中變得夢幻,姜大聲軟軟的從地上爬起來,聽話的跟在男人的身後走了,而李勝利的目光久久不能從那道背影收回。

不只李勝利被男人的外貌所吸引,幾乎這個空間裡的所有人的心思都被那出眾的容貌和氣質所牽動著,大多是帶著仰慕與崇拜的,這個男人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名帝王,姜大聲也因為男人的關係而被關注著,但是明顯的感覺到不同,像是刀鋒一樣銳利的視線,掃射在平凡的青年身上,充滿忌妒、羨慕、厭惡、賤視,不少人都暗暗認為,姜大聲是個低賤的丑角,長成那樣,居然還待在男人的身邊?!簡直是糟蹋了男人身上個華貴氣質。

姜大聲還是剛起來還是迷迷糊糊的狀態,但是思緒一清晰起來,他就覺得十分害怕緊張,莫名的壓迫感,臉上的表情變得拘謹並且小心翼翼,乖乖地跟在男人身後,沒有人擋在他們面前,應該說其他人看到男人就自動讓了道,順利來到沙發,男人坐了上去,並拍了拍身邊的位置,語氣非常自然:“大聲,過來啊。”

哥……”姜大聲十分遲疑,他顧慮且小心地四處看了看,一道直白不帶善意目光向他照來,姜大聲頓時有些愣,這時男人嘴邊露出了笑容,語氣卻是冰冷的:“大聲,你在看什麼?”

沒有……。”姜大聲知道他生氣了,立刻乖乖的坐到男人身邊,但是男人卻不滿意的捏了捏他的耳朵,“大聲不是要睡覺嗎?躺我腿上。”

姜大聲的眼神有些猶豫,但是看見男人的表情,便妥協了,他怕男人真的生氣起來,那後果便不是一兩天能處理的,男人很喜歡自己依賴他,相處了快十年,對方霸道的個性早已摸得清清楚楚,姜大聲慢慢地坐上沙發,接著低下身子,趴到男人腿上,男人伸出手幫他調整了一個舒服的位置,雖然有些不安,但是姜大聲還是乖乖配合男人的動作,躺好後姜大聲全身僵硬,雖然他們常常這樣做,但是來到這個空間,他覺得好像有人一直盯著他們看,強烈的壓迫感讓姜大聲只想縮起全身,男人將一隻手放到姜大聲的頭上,撫摸著。

睡吧。”男人輕輕地說,他的目光若有似無的停留在姜大聲身上,手指悄悄滑到對方的耳垂附近,輕輕地揉捏起來,姜大聲覺得很癢,想扭動頭部但是又怕男人生氣,所以只好乖順的給他摸,摸久了也變得蠻舒服的,很快就讓姜大聲想睡了,嗅著男人身上的味道,視線漸漸模糊,雖然實驗室的淡藍色病服上有種奇特的藥水味,但是還是蓋不過男人原有的香味,還沒住進實驗室時他們住在一起,用的洗衣精都是一樣的,也睡在同一張床上,不過姜大聲就是搞不懂,為什麼男人身上的味道會跟自己不一樣,自己的味道自己聞不出來,但是對方身上是一種高貴、芬芳又帶著吸引力的一種味道,對別人來說,是誘惑的氣息,但是對姜大聲來說,那是家的氣味。

────封────

終於生出來了,在學校讀完書,腦袋就一片空白,連對話都想不出來,假日回來跟家人發生了一些爭執,發現人性真的就像冷次定律,貝戈戈著呢,生活有刺激和摩擦才會生出一些想法和故事,這一篇我會努力更完的,謝謝親們!

 

 

 

 

13

李勝利遠遠的看著親密的兩人,心理產生了一股異樣的感覺,他靜靜地觀察著他們兩人的動靜,那個躺在男人腿上叫姜大聲的傢伙,睡得香甜的樣子似乎引起了許多人的忌妒,就連李勝利都感受得到那股壓抑的敵意,但是男人保護著姜大聲,冷冽的目光和淡淡的微笑,刻意的親密舉動彷彿都在宣示著主權,他的所作所為,如同一名霸道的王者,耀武揚威的向眾人展示著他的寶貝,雖然眾人對自己的寶貝顯然不怎麼喜歡,並且忌妒著、厭惡著,但是男人就是享受著這種居高臨下的感覺,被人群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上,就算不被祝福,他也同樣受人注目,和他的寶貝在一起。

李勝利對男人非常感興趣,正當他想過去跟男人搭話時,有個青年搶在他的面前,帶著幾分雄孔雀的姿態悠悠走到男人身邊,語氣帶著幾分故作的彬彬有禮:“我叫金炫志,請問你的名字是?”

男人禮貌地笑了笑,摸著姜大聲的手停了下來,“權志龍。”

啊……”金炫志露出浮誇的笑容,雙手合十,眼睛盯著權志龍的臉目不轉睛:“真是個好名字啊,也許我們可以……”

他叫姜大聲。”權志龍富有磁性的聲音打斷了對方的發言,他垂下雙眼看著躺在腿上的人,嘴角的那抹笑容依舊不減,那抹弧度讓人感覺相當的美好,金炫志愣了一下,隨即配合的點點頭,瞟了一眼姜大聲,應和著:“叫姜大聲,好。”金炫志立即轉回剛才的話題,再度露出雄孔雀的故作:“權志龍,也許我們可以交個朋友,畢竟要在這個地方待上兩年,不如就……”

大聲,起床了。”權志龍第二次打斷金炫志的話,他拍著姜大聲的肩膀,輕輕搖醒他,金炫志扭曲的臉孔露出些微的尷尬,很明顯的,對方完全沒有將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甚至是根本沒有在意過他,只是隨意地應付了一句姓名,後者愈想愈覺得氣憤,但突然,一個眼神看了過去,輕柔的讓人失神,而眼中帶著的卻是一絲施捨,姜大聲揉著眼坐了起來,權志龍的一隻手攬著他的後腰,說:“大聲,他要和我們交朋友,他叫金炫志。”

嗯……”姜大聲感覺有些累,連睡覺都睡不好,剛睡熟就被叫起來,反覆已經兩次了,但是對方又總是志龍哥,所以他最終也沒什麼怨言,模糊的視線裡出現一個男人,便是金炫志,對方的目光並沒有停留在自己身上,只是居高臨下的瞥了他一眼,完全沒有要搭理姜大聲的意思,甚至目光裡帶著厭惡,姜大聲愣愣地看著他,沒有感受到任何善意,他低下頭,乖乖地照著權志龍的意思,跟他打了招呼:“你好……我是姜大聲。”

金炫志看著權志龍一眼,才轉向姜大聲,連連露出笑容,但是卻不帶著感情:“啊大聲,你好,你好。”姜大聲也回應了一個淺淺的笑容,目光閃避著,他知道,志龍哥說要來和自己交朋友的人,其實目的都不是要跟自己交朋友,都是因為權志龍,他知道的,因此他感到自卑,但又同時無法拒絕別人這種表面上的友好,他也知道權志龍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他好的,儘管相當尷尬,也算是認識了一個人,在陌生的環境裡,稍微熟悉一下彼此並沒有壞處,姜大聲看了權志龍一眼,投了一個小小的感謝眼神,對方摸了摸姜大聲的腦袋,對他的態度相當滿意,又捏了捏那小小的耳垂,轉過目光,看見金炫志還站在面前,權志龍勾起一抹淺笑,禮貌地問:“你還有什麼事嗎?”

什麼?”金炫志還沒明白,權志龍不再說話,只是笑著看他,金炫志頓時感到一股逼人的寒意,接著明白了什麼,便帶著快掛不住的笑臉,離開。

李勝利看著這一幕的上演,覺得有些有趣,退去了想和男人搭話的想法,決定再多觀察個幾天,看看還有什麼好戲發生在那兩人身上,李勝利決定先透過安排給他的人取得一些有關兩人的資料,更加深入了解兩人的身分背景,而這時權志龍和姜大聲不知道在說些什麼,李勝利便發現他們把目光投到自已身上,那個叫姜大聲的傻蛋,對著自己露出微笑。

當姜大聲睜開雙眼時,發現崔勝鉉的臉部大特寫就在眼前,頓時有點被嚇到,愣愣地看著那張俊美了臉孔,略為凌亂的黑髮反而顯得相當性感,立體的五官讓光線在臉上打出了鮮明光影,深深的眼窩,像是被妝點般有著漸層的黑白,濃長的睫毛彷彿一隻墨黑色的蝶,停在眼瞼上,雙頰線條俐落飽滿,挺立的鼻子就像是藝術品,靜靜的矗立在潔白如白沙灘般的肌膚上,那雙薄唇,就算是熟睡狀態也是十分完美,透著誘人的吸引力,讓人忍不住深深地注視著,想探究他為什麼可以生出這麼美好的面容……姜大聲瞇著雙眼,還沒完全醒來,看到崔勝鉉的臉彷彿有種被催眠的感覺,美好的讓他想繼續睡,可是又有點捨不得閉上眼睛,細細的小眼無力地眨了眨,姜大聲愈來愈想睡,在模糊的視線裡,他看見崔勝鉉睜開了雙眼,充滿魅力的大眼就像是黑曜石一樣,帶著一股魔力,尤其是那濃密的睫毛像是小扇子一樣開開合合的,讓姜大聲忍不住慢慢地閉上了沉重的眼皮,而就在他閉上雙眼沒多久,鼻子上感覺到一股溫熱的觸感,隨即又有點濕濕涼涼的,這種異樣的感覺讓姜大聲十分不情願的皺緊了臉,但是那感覺並沒有消去,他的鼻子突然一疼,頓時張開雙眼,看見崔勝鉉……在啃他的鼻子。

“──唉喲大聲啊……”崔勝鉉摀著右臉,大眼眨巴眨巴,可憐兮兮的小聲哀怨著:“你怎麼就忍心揍哥了?哥可是傷患啊……”

姜大聲冷冷看著比自己高半顆頭的崔勝鉉在床上打滾,還把被子捲在身上,姜大聲撲過去搶崔勝鉉的被子,兩人鬧成一團,他已經記不起來昨天兩人是怎麼睡著的了,腦中閃過一些混亂的畫面,姜大聲甩甩腦袋,將昨晚的一切都忽略,抓起枕頭丟崔勝鉉的臉上。

這小子……”

崔勝鉉眼裡帶著笑意,咬著牙從床上爬起來,張開雙臂想去抓姜大聲,姜大聲也笑了,雙眼瞇起像隻狐狸,擺著蠢蠢的動作,挑釁崔勝鉉,後者雖然只有一隻手能用,但也不是省油的燈,兩人在房間裡嬉鬧,崔勝鉉一手抓起兩人躺過的枕頭,雙眼瞇起瞄準到處亂竄的姜大聲,後者咧著嘴笑的臉看起來就是特別討喜,讓人想將他捉進懷裡揉捏個夠,正當姜大聲逃到門邊的時候,崔勝鉉手臂一使力,枕頭直直地往對方的方向飛去,姜大聲連忙往旁邊一躲,突然,門被打開了,姜大聲躲過的枕頭往開門的人臉上砸去,但是後者並沒有被狼狽的砸中,而是用左手有力的將枕頭緊緊捏住,接著死死揉緊,像是在捏碎誰的頭顱般的狠勁,讓兩人頓時安分下來,姜大聲看見來人緊張地吞了吞口水,把小眼睜大:“永裴哥……”

東永裴沒有看向他,他的雙眼鷹鷙地盯著面無表情的崔勝鉉,語氣不帶一絲溫度:“M.D.TOP,你該離開了。”

崔勝鉉只是轉了轉眼球,看見姜大聲一臉茫然的樣子,露出了短暫的淺笑,似乎帶著惋惜,他點了點頭,站直身子,邁開腳步走向東永裴,每踏出一步就讓姜大聲緊張一分,他看著崔勝鉉即將離開、那道背影,心裡居然有說不出的恐慌,就當崔勝鉉走到東永裴的身邊時,姜大聲乾燥的喉嚨終於有勇氣發出聲音:“你要去哪?……”

崔勝鉉的側臉明明早上才見過,但是現在在姜大聲的眼裡竟是相當的陌生,崔勝鉉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便走出門,連一句道別也沒有給姜大聲。

走了。

東永裴看著一臉錯愕迷茫的姜大聲,眼裡閃過幾絲刺痛,緩緩走到床邊將枕頭放好,撇見床上凌亂的痕跡,臉色又沉了一分,他緩聲對姜大聲說:“大聲,還沒吃早飯吧?跟我一起去吃吧。”

對方沒有回應,東永裴看了過去,發現姜大聲的肩膀在微微發抖著,雙眼沒有聚焦無神,他心裡一陣心疼,走去攬住他的肩膀:“怎麼了?”

“……永裴哥,勝鉉哥要去哪裡?”姜大聲像是還沒回過神,雙眼依舊盯著門的方向,他的心裡感到一股不安的情緒,心跳變得很快,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就即將迫近,發生的事、是會讓人受到傷害的,正當他在捉摸著這種詭譎的感知,雙肩突然被緊緊捉住,身體被強硬地轉了過去,面對東永裴,姜大聲一時反應不過來發生什麼事,愣愣的,抬起雙眼本來想要詢問,但是看見東永裴的臉色,頓時一愣。

我不准你管他。”

語氣是從未有過的強硬,就像一個巨大的鐵籠將姜大聲關住,接著他看見東永裴那張熟悉英俊的臉龐在自己的眼中緩緩放大,意識到時他想掙扎,但是卻已經被扣住身體,嘴唇像是要被吞進,一個冰冷而直接的吻,掠奪著、不容抗拒,姜大聲覺得自己有種要被吃掉的錯覺,他驚慌失措,想要逃離,但是東永裴緊緊壓住他的雙肩,讓他沒辦法亂動,想闔起下顎卻引發更劇烈的深入,被強硬的主導著,姜大聲眼裡出現了絕望,咽喉湧上的哽咽讓他無法呼吸,視線被燃燒,漸漸模糊,滾燙的、從眼眶不斷往下掉。

他很害怕。

為什麼總是要這樣對他。

────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chid Hall 的頭像
Orchid Hall

停留之處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