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三個粉絲了欸。

我好棒棒

幹超欠揍。

感謝粉我的親親,我愛泥萌~~2333

在百度貼吧我的帳號月色穹灣,已經有2.3年的吧齡,有一段時間我是幾乎冷落這個地方的,就因為摸不清吧內的規則,被人家嗆,然後無預警的被刪掉整個貼子。那時候我真的很難過,還跑到學校哭,充滿委屈,摸不熟吧規而已嘛,不能原諒我這個新人嗎?

不過都是陳年往事了,我也不想再提,總之到了今年,我因為聲兒再次踏進吧內的同人圈,看到了許多好文和大神,當然也有被棄坑的(哭)因為聲兒,我便鼓起了勇氣,反覆看了幾次吧規,寫出了我第一篇文:初生之犢。

其實篇名跟內容沒有太大的關係,最主要我想傳達的就是:猶如出生小犢般的愛情,什麼都不畏懼的狂戀。

但是其實最後我安排的劇情很虐(會嗎?)

反正就是老套的小受得病,快掛了,小攻才醒悟過來。。。狗血吧~

然而因為吧裡可愛的親們的支持,讓我這個棄坑王竟然就一直寫下去了!字數已經超過我原創的耽美小說離賦(←基本上沒有好好規畫過邏輯,所以最後寫不下去)

我堅持每一章至少要2100字以上,現在已經要寫第十四章,進入虐題,劇情有點沉重,所以之前為了不放棄我對聲兒的熱誠,又新開了一篇:獸性。

然後我最近寫到肉肉了。

然後我發現。

我寫肉文的字數。

竟然比我初生之犢的任何一篇字數都多。

結論:……我其實積慾良久

好啦廢話了好多,總之我把獸性搬過來這邊啦,簡體我就不轉換了,反正都有通,看得懂就好啦有差嗎(跩#

前叙:


寻获幸存者少年!!是各大报纸的头条。举国哀痛的YG豪华邮轮失事事件后半年,幸存者陆陆续续被发现,而现在被发现也是最晚被寻获的幸存者,是一名叫姜大声、现年十五岁少年,邮轮失事已经过了三年,根据调查,这名可怜的孩子是被海浪冲刷到了附近的岛屿沙滩上,非常幸运且奇妙的是,他并没有被野兽吃掉,而是被野兽当成幼崽养了起来,每天都和野兽生活在一起,吃生肉、饮溪水,可能是因为灾难和新环境的影响,以至於少年当时虽然已经十三岁,有自我意识,但经过这三年还是出现了类似动物的生活习惯,并且具有攻击性,目前国家政府正派遣最新的医疗团体对少年进行治疗,并期望在年底将少年接回国土。

 

01

fd74d509b3de9c82ae4c62256481800a19d8431f49bb5dee3d6d55fbbfb0ed8c65224f4a21a4ddd64f88422309f790528d69dc9404f3d7ca7acbd5d6  

 

將就看啦~因為我現在在上他媽的生活科技(電腦課)

筆電在宿舍所以沒辦法發文檔。

02


黑豹发现身下的小家伙又晕了过去,闻着身上的味道,感觉得出来他的健康状态十分不佳,黑豹用嘴想叼起小家伙,但发现他的脖子太细了,而且皮也太薄,要是没控制好力道,恐怕一不小心就误杀了这个可怜的小家伙,大大的豹头在姜大声身上窜动,寻找哪里可以下嘴,黑豹的耳骨动了动,发现有其他的生物靠近了,气味相当熟悉,不远处一只身形较为纤细的黑豹慢慢地踱了过来,脚步轻巧,带着高贵的气质,在白沙滩上留下浅浅的足迹,长尾巴低低的甩动着,一双琥珀色的明亮双眼掩饰著好奇,黑豹扬起头,看着那只较为纤细的同类,随着脚步愈来愈近,纤细黑豹的周围旋起一股墨色烟雾,完完整整的包围住他,接着从黑雾中走出一位赤裸的人类少年。
“来啦。”看着少年走到自己身边,黑豹用尾巴拍了拍对方,表示打招呼,少年低头看着躺在沙滩上的姜大声,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像是从岩层中袅袅传出的经文:“他是谁?”
黑豹围着他们绕圈,也发出呼噜噜的声音,与少年在脑中对话:“海水将他带来,是个可怜的家伙。”
少年琥珀色的兽目眨了眨,似乎是若有所思的样子,少年的肌肤相当的白皙,有如成千上万细密的白贝壳密合组成,滑嫩、透光,在阳光下相当明亮,就像是神仙,黑豹低头舔了舔姜大声的背部,舔了几下子发现对方依旧昏迷,不禁感到有些担心,而此时黑豹的脑中忽然闪过个念头,尾巴重重拍了地面几下,对少年说:“你把他带回去吧。”
少年眼中似乎对此消息不以为意,他的双眼从刚刚就不断注视著姜大声,黑豹用尾巴甩了甩他,少年才慢慢地呼噜的几声:“……这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黑豹用脑袋蹭了蹭少年的腰部,语气带着请求:“带回去吧,让他待在这里,这小家伙会死的,我又没办法拖他回去,你就把他带回去当你的伴侣啊。”
“伴侣?”这两个字是出乎少年预料之外的,“我从来没有过伴侣。”
“是因为你没有遇到人类啊,再过几个月你也成年了,这时候先找好伴侣,不是最适合不过了吗?”黑豹说服著,他真的希望能够救到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毕竟人类对他们来说相当罕见并且稀奇,让他们感到珍惜,少年看了一眼黑豹,在扭头看了看躺在沙滩上不省人事的人,眼里有些闪烁,他再次化成了纤细的黑豹,用湿湿的鼻子碰了碰姜大声的身体,在他周围绕圈,尾巴阴晴不定的甩动着,时不时拂到姜大声的身上,姜大声身上没有什么味道,有的也只有海水的苦涩咸味,胸腔的呼吸微弱,让少年感到有些犹豫,来到姜大声的脸,少年的双眼盯着那张看起来有些痛苦的面孔,紧闭的双眼、挺立的鼻子、厚厚的嘴唇,皮肤是有些小麦色的,但是因为历经海水的冲刷,让姜大声的皮肤变得有些惨白,少年伸出舌头,有些慎重的舔了舔这位人类,感觉到他肌肤的弹性柔软,接着沿着脸部往下舔,在描摹著这个人类的身体,舔到喉结,小小的突起有点可爱,只不过也察觉到对方的脆弱,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肤覆盖住颈部,只要少年撇头轻轻一划,姜大声便会永远的失去呼吸和心跳,少年的动作变得更加谨慎了,他用头和脚掌的肉球,将对方翻过身去,一只脚掌放到他的胸口,低头闻了闻姜大声的气味,感觉并不讨厌,用鼻子点了几下,少年伸出舌头舔起姜大声的胸口,想将上面附著的沙子弄走,舔著舔著,少年舔到一粒小小的突起物,好奇的用舌头辗弄,这时突然听见处在昏迷状态的人类发出了声音,小小的、带着鼻音,沙哑的呻吟感觉有一瞬的诱人,少年愣了愣,接着继续舔著,开心地发现对方开始扭动身体,感觉相当有趣,黑豹见他这副兴致勃勃的模样,看来目的已经达成,便甩了甩尾巴,悄悄的走了。
少年等黑豹走后,化为人形,将姜大声横抱了起来,脚上轻轻一蹬,便已经走出几里路远,少年的嘴角带着不被察觉的笑容,这么有趣的东西,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自己也可以化成人类模样,但是他还是除了童年模糊记忆里的母亲之外,没有再见过其他人类。来到丛林深处,两棵双抱的参天大树之下,少年将姜大声揽著,双脚轻巧有力的一蹬,没几下就爬上了树冠中隐密而舒适著家,少年将姜大声放下躺好,自己下树开始找一些对方需要的食物和水,还有一些杂物。重新爬上树冠,他带回了装在某种植物巨大豆荚中的水源,还有一点无毒的果子,化为人类,能吃和料理的东西也更多更丰富,少年已经累积了十四年的经验,他能够站在顶端,也是因为了这副人类皮囊,让他在同类中受到至高的尊敬。
重新安置好窝的布景,少年在温暖的角落舖上的几层鹿皮、兔子皮,在下面垫了整齐的干草,趟下去相当舒适,将姜大声抱到「床」上去,便开始睁著大眼观察他,虽然还没十分确定对方就是自己一生的伴侣,但是少年想要是错过了他,也许自己会后悔,莫名的,少年觉得姜大声应该是自己的所有物。他开始玩弄起姜大声的身体,用嘴餵过了许多水,对方的脸色看起来已经好了很多,少年到处乱摸着姜大声,用手细细的抚著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而自己是一样的,少年揉捏著对方的双腿,看见他腿间的东西,也是和自己长得一样,好奇心起,少年缓缓地压上姜大声,抱着他的大腿,抬高,看见了双股间若隐若显的小小幽穴,心里不禁泛起了更加浓厚的好奇心,和一种痒痒的感觉蔓延在心窝,他将姜大声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帮他挑整好体位,这个姿势让少年可以经处的看见那幽穴,虽然自己身上也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身上的看起来……感觉就比较好玩。
伴侣的话,就是要进行交尾的。少年思考起来,姜大声成了自己的伴侣的话,那是不是就要用这个地方,和自己交尾呢?答案最后是肯定的,少年心里突然湧上一股跃跃欲试的欲望,他将姜大声的双腿大大分开,一只手揉著对方滑嫩的大腿内侧,一只手则缓缓的钻到那幽穴附近,充满弹性的臀部是一个大加分,更增添了少年想要先「试试」的念头,於是手部的动作便继续,缓缓地开拓著。
……动物就是这般,如此称为兽性。


────封────

03
豹其实没有伴侣的概念,他们是不喜欢群居的,只有到了交配的季节,雄豹和雌豹才会短暂的相处,直到雌豹受孕后,他们又回到了自由快乐的单身生活,对于豹来说,没有永远的伴侣,但兽人便和他们不同,他们同时具有野兽和人类的性质,人类是群居动物,对于感情方面是十分细腻缤纷的,他们虽然没有像野狼那样的忠诚,但是却也希望拥有一位常伴身边的爱人,兽人也是,兽人一生中有两次重大的蛻变,第一是成年,当他们成年之后,就可以寻找伴侣,这时候他们的感情是多变的,找到的伴侣,并不一定会是永远的伴侣,可能只是为了欲望;第二阶段是成熟,当兽人成熟的时候,可以选择要成为野兽还是人类,一旦选定,便成为了自己所想要的型态,活下去,在成熟前夕找到的伴侣,很有可能就是未来终身的伴侣,兽人通常会找同是兽人的伴侣,或是人类,当然也有少数例子是成熟后和兽类伴侣在一起的,身为人类时的他们寻找伴侣的方法,就是先透过◇性◆爱来确立最初的关系。
少年没有经验,但是看过別的兽人做那档事儿,大概知道是怎么样子,凭借着野兽的本能也大概清楚那档事儿要如何进行,对野兽来说基本上是提枪上阵直接插入……办事,但是兽人跟人类一样讲究过程和感受,少年有些紧张,毕竟他是第一次,距离他成年还有四个月,不过现在就来「试试」也无伤大雅,为了眼下这位「临时伴侣」的感受和自己未来的性◆福,少年亲了亲姜大声的小腿,缓缓移开自己的身体,将姜大声的腿摆回去,接着走出树冠,化成黑豹前脚和后脚并拢,线条饱满的肌肉瞬间爆发,墨色的身影消失在深绿的丛林中。
/

“所以……你问我要怎么做那档事儿?”
在海滩碰过面的黑豹歪著头,一边舔著伏在旁边睡觉的大花豹,帮他理理毛,大花豹像死了一样的睡着,黑豹眨著大眼,看着少年:“那孩子身体还好吧?”
少年靠在大树板上,白皙的身体和深黑色的树干形成了对比,格外的美好,他对黑豹点了点头,后者甩了甩尾巴,一边舔著花豹一边说:“先不要太急,对伴侣来说第一次是相当重要的,而且那孩子又是人类,比兽人要脆弱,你別一不小心就弄伤人家,把他给吓跑了。”
黑豹将头靠在花豹的身上,懒洋洋地瞇著眼,看着少年的双眼里有著笑意,“那孩子是雄性吧,你打算让他生孩子吗?”
少年原本低著的头抬了起来,天生锐利的目光扫了对方一眼,又转回去,语调低沉:“我不知道。”
“多多为豹族人留点血脉吧,要是有需要就去跟巫师说。”黑豹用尾巴甩甩花豹,“我跟他也想要一个孩子了。”
这时花豹醒了过来,澄澈的目光还有些呆滞,对着黑豹眨了眨眼:“孩子?”
“对,孩子。“黑豹化成了人形,是一位高大的男人,有著墨黑色的头发,看上去非常的年轻,但他的年龄已经要迈入成熟的阶段了,花豹翘起臀部伸了个懒腰,也化成人形,同样是一位年轻男人,头发是浅褐色的,花豹化成的男人注意到少年,瞇起双眼,打了个哈欠:“你想做那档事啦?对象是谁啊?”
“一个人类小家伙。”黑豹男人回答,少年耳根子有些发烫,花豹男人露出略为吃惊的表情,“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类了,”转著眼睛想了想:“你来我们家拿东西吧。”
“好。”
接着他们化为豹,敏捷的身影迅速消失,只在原地留下气味。
野兽并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踪迹,所以少年只待在两只豹交代的汇合地,那两只豹是他的长辈,他和黑豹有几分血缘关系,大概类似是小叔叔?花豹则是他小叔的爱人,对少年也是照顾有加,少年的母亲很早就过世了,生下他后受不了丛林的气候,不久便病死,父亲带着母亲的尸体也失踪了,最后黑豹小叔找到了少年,并且开始照顾他,教他学会狩猎,少年相当独立,写学得很快,不久后就脱离了黑豹的照顾。少年等了不久,花豹男子从浓密的灌木丛中出现,手里拿着一瓶小罐子,透明的玻璃罐子,少年透过玻璃看见里面满满的透明略带着白色的黏稠物,不禁露出疑惑的表情,花豹男子见了他的表情,瞇眼笑了笑:“这是去跟巫师要来的,你小叔身体很好所以用不上,不过我想你应该需要用,因为人类和我们相比实在过於脆弱,要记得好好帮他做好该做的,用这瓶多抹抹,別伤著他了。”
少年神情有些慎重地接过那瓶小罐子,小声说了句谢谢,转瞬便消失在丛林里。花豹男子笑了笑,摇摇头:“这孩子也太猴急了。”



────封────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chid Hall 的頭像
Orchid Hall

停留之處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