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色穹灣

雖然知道我首頁已經有標示清楚,但是還是怕有小夥伴認錯,我就是月色穹灣,是的就是我。

這篇肉我寫得蠻順手的(?)

不過總覺得好像少了點什麼,SM?

小受的年齡是十三歲,也就是童姦

原諒我心靈汙穢,為了維持我人皮外表的純真,只好將慾望發洩在文章裡(文青個P啊

總之請小心食用,看我過我這裡肉文的人(有嗎?)應該很清楚,我就是一個黃暴少女,黃暴手臂(?)

 

04


少年飞快地回到他的地盘,心中有一股不明的躁动,捏著手中的小罐子,他觉得心跳加速。快速地穿越树林,他来到那颗双抱的树冠上,刚踏进里面却看见床上的人醒过来了。姜大声被突然闯进而且全身赤裸的少年吓得六神无主,抓来垫在身下的兽皮当作唯一的保护,紧紧的揪著,随着少年的接近他也惊恐地向后爬,皮肤摩擦著树冠中交错的枝干,粗糙的树皮磨得他生疼,但是姜大声依然死命的向后退去,直到背脊撞上一根巨大的树干,再无退路。姜大声又惊又怕的抬起眼看向少年,但是却不小心看见少年胯部,赶紧转过脸去,他脑袋发热一片空白,很慌乱,他的耳朵只听见自己巨大急促的心跳声,眼前就像映像管电视机没有讯号时出现的灰色杂码一般,整个世界如同那些跳动的反射线,狂乱。少年看着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姜大声,心里不禁泛起了一股奇怪的欲望,想抓住他,抓进自己的掌控里,少年谨慎的朝姜大声靠近,压低身子如同豹一般,肩胛骨包覆的肌肉律动,无声无息,姜大声是他眼中的猎物,甜美的猎物,对方看见自己朝他靠近,更加不安,也绷紧了自己的身体,努力的戒备著,而就在姜大声奋力地往旁边跳过去时,少年紧绷的肌肉一瞬间爆发,化成了一只黑豹扑到姜大声身上,并且四肢紧紧的压住他,豹爪反射性的勾住,但却特意的没有勾到少年,头一扭嘴一张,黑豹的大嘴扣上了姜大声的脖子,锐利的尖牙轻轻划过皮肤,瞬间有血味钻进少年黑豹的鼻腔内,让他瞳孔紧收──兴奋了起来。
“……呜呜……救命……不要吃我……呜……”
姜大声被吓昏了头,他还搞不清楚为什么少年突然就变成了致命危险的豹,只觉得脖子出现刺痛的感觉,细小的痛觉却让他崩溃,姜大声觉得自己已经撑不下去了,四肢脱力,勇气早就在刚刚全部用完,他全身被冷汗浸湿,被空气吹得冰凉,但是身体内部却是如此的滚烫,姜大声哭着、喘著,似乎有点神智不清,他只知道他的脖子被含在豹的嘴里,随时都可能死亡,光是用想的他都被那血淋淋的画面给痛哭了,胡乱地想着,要是被咬了血一定是用喷的吧,一定很痛很痛很痛很痛……想着他又绝望的哭了起来,脖子在少年黑豹嘴里因为大口喘气而一动一动的,黑豹的舌头就贴在他的颈侧,温热的感觉却是让姜大声害怕到产生疼痛的错觉,他哭得脸都皱了起来,“不要吃我……救命……不要吃我……我不好吃……呜呜……”
少年感觉到姜大声脖子上的脉搏有力的跳动着,确认他的伴侣很健康,姜大声的哭声让他感到有些慌张,发现自己应该是吓到了他,豹嘴小心地挪动,他留意让自己的牙齿不要伤到姜大声,对方一直哭让他觉得精神紧绷,看姜大声抽抽噎噎地都要断气了,全身无力的软在自己身下,相当可怜,黑豹将自己的嘴从姜大声那脆弱的脖子上移开,化成了少年,一抹殷红乍现,少年发现刚刚自己竟然就伤到了他,心里泛起一股内疚和怜惜,忍不住压在姜大声的身上,弯下身体舔舐起那一小小的伤口,姜大声又再次被吓得断了哭声,刚刚重重压在自己身上的黑豹竟然又变成了裸男,而且这个裸男居然还……长得好漂亮啊。
突如其来的美色让姜大声失神了片刻,但是马上就回过神来,因为这个漂亮得吓人的男生居然就开始亲他了?!怎么回事?!少年亲了亲伤口后开始从喉结处往上侵略,瞇著双眼摸索著,亲吻著姜大声的下巴,接着嘴唇探索到一个同样柔软的地方,有个入口可以进去,溼溼热热的,少年的唇舌立刻兴奋地钻了进去,姜大声发出惊吓的呜咽,扭动着身体想要挣扎,却被少年像是蛇一般缠绕住四肢,他愈是扭动,愈能让两人灼烫的肌肤相贴、摩擦,接触到少年身上柔软滑顺的肌肤,姜大声的小腹处竟然燃起一股很奇怪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这种感觉滑腻浓厚得让他有些想呕吐,但是却又浑身发痒发热了起来,嘴里被搅动、探索,更是让他慌了。少年很满意姜大声,他享受与他口舌交缠,这样子缠绵著似乎已经能够互通彼此最深处的心思,慾◇望,就像是大火一样从他们相贴的肌肤开始蔓延、燃烧,少年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因为对方口内灼热的温度,让他忍不住想像著自己进入对方之后,是否也能感受到如此的热度,姜大声被少年吻得七荤八素,虽然只有十三岁,但是他已经有过第一次的遗◆精了,虽然是没有做什么春◆梦,但也已经粗略模糊的懂得欲望的滋味,所以两人的身体互相摩擦著,姜大声惊觉自己竟然出现了反应,他的小姜姜……不受控制的立了起来。
──怎么办?!
顿时惊慌失措,但是嘴中仍旧被对方搅弄著,舌头被对方的舌头弄来弄去,湿湿滑滑的感觉让姜大声浑身酥麻,他还在紧张自己愈来愈硬的小姜姜,突然感觉到大腿有硬硬的东西在戳他,也不明白那是什么,棍子?此时少年抬起头,两人的嘴唇分离,牵出了细细的唾沫,少年看见姜大声渐渐爬满红润的脸蛋,那不怎么深邃的五官,和那小小的、正惊疑的望着自己的眼睛,心里出现了一个声音对自己说:『可以了。』
於是他缓缓地站了起来,将姜大声拦腰抱了起来,对方被他的举动吓得再度紧绷身体,连刚刚立起来青涩稚嫩的小弟弟都有些垂靡,少年怜惜的低头舔了舔姜大声的肩膀,飞快地走到他布置的床上,轻轻放下姜大声,快速找到刚刚被自己丟在地上的小罐子,少年爬到姜大声身上,不由分说的抬起了他的双腿,架在自已的肩上,有些急躁的拔开罐子上的软木塞,用手指挖了一大指头的黏稠物,就往姜大声那小小的幽◆穴抹去,姜大声被他的举动弄得发懞,直愣愣的看着少年,眼里开始有些不安,后面被抹得溼答答又黏腻腻的,姜大声有点害怕,他不知道漂亮的少年想要做什么,忍不住想要把大腿从他的肩上放下来,但是却被少年用手按住,两人的视线相接,姜大声再次被那精致的出神入化的眉眼给蛊惑,少年的双眼就像是用笔画出来的一样,每一个线条都是如此的恰到好处,小小的鼻子就像女孩子,鼻头似乎还透著一点粉红,那嘴唇也像是一片美丽的樱花瓣,呼出的气息仿佛都是樱花的香味……姜大声看得出神,但他感觉到有东西钻进他的屁屁,顿时紧张起来,视线想要往下移,但是少年突然发出一声呼噜噜的声音,引起他的注意,那双唇瓣之间没有发出任何姜大声听得懂的音调,就是呼噜噜──呼噜噜──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他看见少年的目光,不禁有些放松了下来,那是充满专注的、浓稠的、令人安定的视线,眼神中仿佛无言地传达了:『別怕。』
在姜大声的小◆洞◆穴里谨慎的扩张着,少年的指头感受到那带着滑顺质感的内腔,忍不住全身泛起一层兴奋,他克制著冲进去的欲望,怒力的给姜大声做前置作业,并用目光安抚著对方,也同样看着对方而安抚著自己,随着指头的进出,躺在身下的人儿呼吸变得有点急促,自己也有一股热浪憋在胸口,让他的头脑发烫,已经有三根手指进去了,再加进第四根似乎有些勉强,不过少年也觉得足够了,他的小弟弟还没有长得那么大,三根半就差不多了,於是他把手指从被抹得黏腻的小◆穴里抽出,接着一只手扶著小弟弟,在洞口徘回了几下,便慢慢的进入……感受到姜大声无力的挣扎,他也有耐心的安抚著对方,亲亲他的膝盖、大腿,再亲亲他的小肚子,姜大声被少年的举动弄得有些莫名的感动,他觉得少年很为自己著想,不断地给予他安慰、支持,虽然屁屁被弄得有些不舒服,但是少年的行为让他感到莫名的安心,他知道对方并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思,那浓稠的眼神让姜大声负荷不住,就在姜大声放松身体的防备时,少年用力一挺,听见姜大声叫了一声,他已经完完全全的进到了对方的身体里了。
“……痛……我痛……”姜大声觉得屁屁突然被撑得好大、好胀,穴◆口有些撕裂的疼痛,忍不住害怕了起来,少年急忙俯下身,舔舔他的脸、亲亲他的鼻子,因为怜惜而不自觉微皱的眉头,就像是维纳斯勾勒的线条,一瞬间就让十三岁的姜大声沉沦了,那么担忧的样子、那么重视的神情,姜大声觉得自己好像被一股暖泉冲到了天上,飘在云端,全身都暖呼呼的,少年依旧安慰著他,轻轻咬著姜大声的嘴唇,希望对方能转移注意力,才能好受一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会可能只是洩◇慾的人类这么温柔,只是看见对方皱起脸、快哭出来的样子,心里就一疼,想要好好的呵护他,安慰他,而现在少年觉得自己的小弟弟就像要爆炸一样,被紧紧包覆在柔韧温热的小◇洞里,好舒服……他小弟弟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叫嚣著想要更进一步的摩擦,渴望着无与伦比的快感,但是听见身下的人发出无助的声音,便忍住了想要大肆进攻的慾◆望,小弧度地动着腰部,好让对方适应,不用多久,穴◇口周围的肌肉开始稍微变软,姜大声的情绪也比较稳定,能定定的看着自己,少年便迫不及待的开始抽◆插起来,当他抽出去,那小◆洞◇口就像是要吸住他的小弟弟一样,咬得紧紧的,让少年舒爽不已,忍不住加快了胯部的运动,随着少年的动作姜大声发出破碎的呜咽,他感觉屁屁那边好麻、好胀,但是尾椎处随着那热热硬硬的东西的抽◆插,有一股强烈的快感窜到脑部,就像是电流一样,把姜大声电得弹起腰脊,不断地扭动,想要合拢双腿来缓解,但无奈少年就在自己的腿间,姜大声只能勉强夹紧少年的腰部,那种感觉真的太怪异了,姜大声在混乱的喘◇息中发现自己的小姜姜又站了起来,贴在少年的肚子上,不禁红了脸,少年也发现了站起来非常有精神的小姜姜,露出了一抹轻笑,让姜大声更加无地自容,少年停下了动作,一手捏上了小姜姜的香菇头,刺激得姜大声发出一声惊喘,像是猫叫一样,挠得少年更加火力旺盛,於是少年便一手轻轻搓著小姜姜,一边快速的挺动腰部,卵◆袋撞在姜大声的屁屁上,更增加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姜大声忍不住像发出一声声的呻◆吟,随着抽◇差的节奏小小声地叫著,而抽◆插运动不久,姜大声浑身发烫,突然他感觉少年的棒子顶到自己身体的某处,闪白般刺激的快感刺进脑袋,让姜大声大叫了一声,小姜姜也舒舒服服的喷出了白色的液体,因为姜大声才十三岁,所以液体非常的稀薄,等喷完之后姜大声便全身脱力,软成一滩春◆水,闭着眼沉迷在余韵里,而少年的却还没出来,他刚刚被姜大声高◆潮时的收紧刺激到浑身发麻,就像是点燃的沾满煤油的火把,动作顿时更加剧◇烈了,麻痒的快感依旧从姜大声的穴◇口不断传到姜大声的大脑,可是小姜姜已经站不起来了,反而是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逼上他的脑门,姜大声瞬间叫了出来:“不要、不要了!……我、我……”
少年感觉脊椎一阵酥麻快意,随着动作的加深而变得剧◇烈清晰,於是本能的用力抽◇插,把姜大声顶得说不出话来,只见姜大声皱起了脸,不知是舒服还是痛苦的表情。
“啊!……”
轻叫一声,少年狠狠撞进姜大声体内深处,释放出热浪般的种子,而小姜姜突然慢慢流出一股淡黄色的液体,源源不绝的,而此时姜大声已经第二次高◆潮,被那无法负荷的快感弄得失神,眼眶突然发热,鼻子一酸,眼泪便滚了下来,淋湿了小脸,小姜姜流出最后一滴水,传来一种被抽干的钝痛,姜大声失神的望着少年。
“尿了……”



────封────

哇哇哇我超有成就感的(幹

童姦第一次寫欸(閉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chid Hall 的頭像
Orchid Hall

停留之處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