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啦更新啦~

我好開森~考試考超爛的我好開森喔(幹#

14

 

姜大聲用力掙開東永裴的束縛,兩片緊貼著雙唇分開來,殘留著方才對方的溫度。他不知道自己流淚了,所有感官都變得木麻,只有一種被挖開胸口,填進石頭的感覺──難過的要命,姜大聲看著東永裴,對方眼裡的迷茫印在他的瞳孔,從沒見過的脆弱讓姜大聲心底升起絲絲的驚慌,他忍不住向後退去,而東永裴迅速的抓過了他的手臂,細細的雙眼中流露出的悲傷讓姜大聲不禁一愣,那形狀完美的嘴唇動了動,吐出了細細如蚊吶般的話語。

別走。”

神使鬼差一般,他們的視線交錯著,姜大聲很想閉上眼睛,他承受不了東永裴那雙眼裡不斷傳遞過來的濃厚感情,但是又很害怕,一但閉上雙眼,是不是就辜負了什麼,東永裴注視著姜大聲,雙眼是冷靜的,夾雜著狠狠抑制住的情感,像是漩渦一樣深、彷彿要蠱惑對方,緩慢而憂傷的語調是強忍著的痛苦,他將僵硬著身體的姜大聲拉近,將頭靠在他的太陽穴,感受到對方身體的顫抖,東永裴疲憊的嘆了一口氣,“大聲,你明明知道哥喜歡你,為什麼要裝傻。”

姜大聲的身體一震,雙眼轉開了,嘴唇顫抖著,神情漸漸變得痛苦,他咬著自己的嘴唇,皺著眉頭,一副不肯承認的樣子,讓東永裴更加無力,他閉上雙眼,張開嘴,咬上姜大聲的耳朵,聽見對方短促的驚叫,加深的動作,溫柔地啃咬著、舔弄著他的耳朵,姜大聲縮起肩膀,連呼吸開始發顫,也變得急促,東永裴想扣緊姜大聲扭動的身體,但下一秒卻被用力推開了。

姜大聲混亂的看著他,語氣帶著驚恐:“……哥,我們不能……我們不能這麼做……不行……”

東永裴定定地凝視著,彷彿是隻尚未饕足的饑獸,讓姜大聲暗暗發寒,神經緊繃的像隻驚弓之鳥,他睜大雙眼下意識戒備著東永的一舉一動,在他的眼裡可以見得滿滿的恐懼,東永裴凝視著他,視線描繪著姜大聲的眼、鼻和那雙厚唇,帶著難以割捨的眷戀。

──眼前的這個人,明明是自己先「發現」的,但卻從來不屬於自己──他很不甘心。東永裴抿了抿唇,調整好情緒,眼中已經是一片透徹的沉靜,又恢復到姜大聲熟悉的那個眼神,侵略性的情感悄悄的被壓抑下來,他對姜大聲的驚恐感到有些難過,皺起了眉,也不再充滿憐惜和該死的軟弱。

我讓人把早餐送來。”說畢,東永陪便走出了房門,順手帶上門把,將房間門關上,當東永裴走出視線之外,姜大聲便感到一陣腰部失重,腳軟的跌坐在地上。

想要奔離這個已經開始分崩離析的現實,他的眼神是徬徨的,內心也開始躁動不安,因為那醜陋的事實即將要被挖掘開來,已經被深深埋葬的過去,怎麼能夠再以死者之名重見光芒?那道光芒是溫暖的、呵護著他的,姜大聲很恐懼,當死去的醜惡被那束光芒照亮,他將會以什麼樣的方式被拋棄、被深深厭惡著呢?受不了、他受不了親密的人對自己露出那殘忍的眼神,他已經承受不住失去……

交錯的話語傳進他的腦海之中,是那個大男孩,他輕鬆的語調,帶著幾分調笑,糯糯的聲調卻不知何時變得低沉,帶著誘惑在耳邊輕聲呢喃,像是咒語,而男人的身影不合時宜的闖入,像是切割刀,將兩人清清楚楚的劃開,當那條界線分明起來,姜大聲才發現,只有自己一人站在切開的一端,睜大眼睛,看著男人和大男孩的背影遠離,連一個回頭都不捨得,姜大聲想追上去,但是剛踏出一步,他就發現那條割線切下的,是深淵。他跌下去了,失重之中,姜大聲懦弱的開始哭泣,不知所措,而突然,一條細繩懸住姜大聲的無名指,把那根指頭勒出血痕。

大聲哥,聽我的話,好不好?”

大男孩緊緊握著細繩,瞇起的雙眼裡卻冷硬的不容拒絕,眼膜反射出的光就像是那銳利鋒芒,是刀。姜大聲哭著,細細的繩子幾乎要將他的無名指直接切斷,腳下是深淵,而手中沒有能夠緊握的東西,淚水不停了往下墜落,代替鮮血,姜大聲覺得意識愈來愈模糊,他已經哭到發不出聲音了,但是還是沒有回應大男孩,對方微笑著等他,似乎一切早已操之在手。男人出現了,在大男孩的身邊,姜大聲彷彿看見了一線生機,臉上的表情都驚喜得變得恍惚了起來,但是手指的劇痛提醒他,大男孩正在等待,姜大聲費盡力氣的,向男人伸出一隻手,那彎曲的手指即將指向男人的方向……

──男人伸手掐緊姜大聲的脖子。

東永裴決定自己將餐點送過去,並想為剛剛自己的粗暴道歉,畢竟自己還是太過魯莽了,他被氣昏了頭,尤其是看到那個叫崔勝鉉的傢伙,頓時有舉槍擊斃他的衝動。而姜大聲,東永裴有著難掩的悲傷,身為軍人的他很快調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端著熱騰騰的早飯,敲了敲姜大聲的房間門,沒有回應聲,於是東永裴便扭開門把走進去──卻沒有看到姜大聲。

大聲?”東永裴確定姜大聲並沒有踏出房門,因為他早已安裝了感應器,自從他關上門後沒有人再打開過,所以姜大聲一定在房間裡。視線環視著,簡潔的房間沒有多少地方可以藏住一個男人,東永裴將早餐放在床邊的小桌子,將目標鎖定在角落的大衣櫥,也就只有那個地方可以有容身之處了,床底下沒有人,所以東永裴放輕腳步走向大衣櫥,動作很輕,他拉開了衣櫥的門,看見如同嬰兒蜷縮在裡面的男人。

大聲?”

臉部深深埋著,東永裴看不見他的表情,只是心裡很疼,他的這個樣子,怎麼會是如此的無助呢?明明自己就在他身邊的。東永裴蹲下來,看著那個蜷曲的身子,上身往前傾,他虔誠的在姜大聲的耳郭親了親,“剛剛是我不好。”將人圈進自己的懷中,閉上雙眼:“原諒我好嗎?”

抱著他,感受著對方的每一個律動和呼吸,心跳聲若隱若現的聽見,良久,姜大聲稍微動了動身體,應該是這個蜷曲的姿勢不好受,東永裴有些急切的望著他,眼裡充滿擔憂:“大聲?你還好嗎?”

對方沒有回話,東永裴只好伸手將姜大聲的臉輕柔但強硬的轉過來,捏過下顎,他的手接觸到一陣溼滑,姜大聲毫無反抗,連反應都沒有,轉過那人的臉,姜大聲的臉色蒼白,嘴裡溢出泊泊鮮血。

────封────

晚點慢慢回復親們喲,萌萌哒~

 

 

15

 

 

墊子儀表上顯示著生命數據,那些跳動的數字彷彿就是一個故障的時鐘,秒針來回地在同樣的幾個秒數上顫動。姜大聲生病了,但是那些庸醫卻給不出一個答案,東永裴只知道,他病了。

血壓驟降,心跳也變得緩慢,也不知道牙齒是怎麼去磨到舌根的,一個口子,流了許多鮮血。東永裴坐在姜大聲床邊的板凳上,平時直挺挺的腰脊此時卻是彎曲的,身體傾向床頭,雙手握著姜大聲吊著點滴的手,有些不安的用拇指搓揉著對方的手心,那低溫的掌心怎麼摀也摀不熱,病床上的人呼吸聲是穩定的,雖然有些微弱,要仔細聽才聽得見,這裡除了儀表的聲音在無其他,所以東永裴聽見了盡頭長廊裡傳來的腳步聲,穿著皮鞋在光滑的走道上踩出清脆的聲響,腳步聲愈來愈近,一聲一聲敲在心頭,讓人心煩意亂,東永裴的眉頭不經意地皺了起來,對來者表示出不快。腳步聲在門外驟然而停,接著,門被打開了,那男人眼下帶了幾分疲憊的烏青,蒼白的臉色顯得有些憔悴,東永裴大概可以猜想得到,男人之所以勞苦的原因──幾年前竄起猖獗的他們幫派的分支,從小毒瘤變成了頑強痼疾,以楊賢碩為首的惡幫,不斷壯大的勢力使得男人不得不投入處理,看來這次掃蕩是沒有估清楚對方的實力,才弄得那樣狼狽。男人對東永裴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打了個招呼:“永裴哥。”

東永裴的眉頭依舊鎖著:“你來這裡做什麼?”

對方隨意地聳了聳肩:“我來看大聲哥。”語畢便逕自走到姜大聲的床鋪前,無視東永裴已經全身繃緊的戒備神態,插著口袋,放鬆自在毫無防備,男人眼袋泛著烏青,看起來有點像熊貓,但是卻不減其身上強烈的存在感和威脅性,東永裴戒備著,男人的雙眼注視著病床上的人。

大聲哥是生了什麼病?”

與你無干。”淡淡的回答,東永裴頓了頓:“與其擔心他,不如先顧好你自己。”

男人瞇著雙眼笑了,帶著邪氣:“永裴哥是在關心我嗎?”

東永裴不悅的沉默著,對方也不放心上,自動自發地從角落搬了一張椅子到姜大聲的另一邊,坐下,與東永裴面對面,雙眼銳利:“也不需要多費心,反正時間長著。”

“……”東永裴轉過眼,對於男人的答案也是沒什麼興趣,他只想趕人,當然對方擺明的就是在拖時間,從眼中看得出。

大聲哥什麼時候會醒?”

沒有聽到回應,男人笑笑:“乾脆我就在這裡等到他醒過來好了。”

你想對他做什麼?”東永裴慍怒的瞪視著男人,口氣不知不覺帶了幾分咬牙切齒,連拳頭都繃得死緊,

對方沒有被東永裴威嚇到,輕巧的回答:“我問問他的病癥,興許我知道大聲哥他是得了什麼樣的病。”

滾出去。”

一支鋼筆彷彿是一枚箭矢般直射向男人,後者微微偏頭,聽見破風的聲音,他的臉色沉了下來,但是很快的,又變回原本的樣子,站起身,在身上拍了拍不存在的灰塵,抿著嘴:“好,我改天再來看大聲哥。”

李勝利知道他們並不會單單純純的在這個實驗室裡什麼都不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無聊的事情,連想都不願想,李勝利唯一有點介意的,是那個蠢傢伙──姜大聲,還有叫權志龍的男人,光看就知道他們的關係匪淺,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他居然有點在意,大概是因為權志龍的外貌太過出眾了吧,美麗的事物總是吸引著人的所有感官,李勝利不喜歡姜大聲傻笑,又蠢又呆,尤其是這時還對著自己,不知道在比劃些什麼,眨眼間,李勝利沒想到他就和權志龍大搖大擺地走過來了,有些發懞,但是很快的警戒起來,對於靠近的兩人。

李勝利,”這個傻蛋叫著他的名字,臉上居然還帶著靦腆,“他叫權志龍。”

權志龍先是面無表情,對上李勝利的雙眼才露出一點笑容:“你好,李勝利。”

“……你好。”李勝利謹慎著端詳著對方,當然後者也正在審視自己,還對不上對方的雙眼幾秒,就被姜大聲的話給截斷了。

李勝利,你怎麼沒有戴手環啊?”他舉起手腕給李勝利看,手腕上就帶著那時準備進實驗室時,工作人員要給自己戴上的塑膠裝置,李勝利雙眼轉了轉,語氣緩慢地:“我不知道。”

好奇怪啊……我們剛進來的時候都有戴這個手環的。”

姜大聲好奇的看著李勝利,不大的雙眼就這樣黏著他看,後者被看得有點煩躁。

因為是你,所以不用戴嗎?”

權志龍淡淡的開口,雙眼凝視著對方的手腕,李勝利垂下雙目淺笑,醒目的虎牙帶著一點俏皮:“怎麼會呢。”也許是露出了些許和善的表情,姜大聲還想繼續跟李勝利說些什麼,但是此時封閉的純白空間裡,傳出了巨大刺耳的擴音器聲。

『……聽見了嗎?』

鑲嵌在牆上的巨大螢幕版沙沙的亮了起來,顯現出一個穿著白色大袍的中年男人,正是那人在說話,他的五官深邃,皮膚黝黑,雙眼感覺十分空洞,嘴角咧開,露出泛黃的牙板來,他笑了幾聲。

『你們全部都要聽我的命令,因為,我可以輕易地殺了你們。』

『想反抗也沒用,進到這裡,除非我放你們出去,誰都別想再踏出一步。清楚了嗎?』

眾人愕然,對於男人霸道瘋狂的言論。

『我啊,很講道理的,只要聽我的,我就會好好的讓你們度過這兩年。』

男人的雙眼是渙散無神的,但是卻十分清晰的講話著,感覺就像是精神出了異常,在空間裡的人們開始吵雜了起來,有人開始吆喝、叫罵,在屏幕上的男人並沒有在意樣子,他抓了抓腦袋,帶著詭異的微笑問著:『有沒有看過“病人”?』『知道他們長什麼樣子嗎?』『多少都知道的吧。』

毫無基礎的問出了這幾個奇怪的問題,眾人的吵雜聲浪愈來愈大,不安的情緒和躁動的因子在空氣中摩擦生熱,開始一個一個引爆開來,而姜大聲緊張的看著屏幕上的男人,吞了吞口水,流下冷汗,一邊的權志龍將身體往姜大聲身邊靠近,藉由縮短距離取得安定的情緒,未知使人容易狂暴,而恐懼也是同樣的。李勝利皺起了眉,心裡有個模糊的想法尖銳地要從腦中刺出,但是他還有些不能接受,而接下來屏幕上的男人給了他答案。

『你們,就去跟他們好好玩一玩吧。』

語畢,眾人還來不及反應,幾個透明的玻璃箱從天花板上降下,裡面,是一個面目猙獰、皮膚腫脹腐爛,臉部畸形扭曲的、曾經被稱為人類的生物。

────封────

親們我回來了,抱歉獸性要明晚才能更出來,總之我先回覆留言,一直很感謝給我加油的親啊,還有對不起,拖太久了,怕親們都把劇情給忘光了,是我的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rchid Hall 的頭像
Orchid Hall

停留之處

Orchid Ha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50國語言翻譯公司
  • 過如三以來果學我不能看大時下心,個這對特他出,並

    鉦昱數位☉翻◎譯﹎公﹉司

    提供韓~語﹉翻﹍譯〇中﹋文◎等§服務

    電話﹌: 02:5553-◇8366

    LINE-♀ID: t77260932

    翻譯社|yahootranslation.url.tw/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